在床上特别污的app

那群人进来后,先是看了看那六人,又看了眼陈逍等人,最后才注意到地上的两具尸体,目光顿时眯了起来,其中为首的那人更是沉声喝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人是谁杀的?”

此话一出,那余下幸存的六人顿时如同找到了主心骨一般,连忙朝着那位首领靠近,同时指着陈逍厉声道:“王队,就是对面那个家伙干的,他们偷了我的储物戒还死不承认,不仅如此,被我发现后索要竟然恼羞成怒直接在城主府内动手杀人!他们这是藐视天庭,藐视王法啊,也是在藐视城主大人啊!此等贼子,当立即抓起来严加惩处才是!”

果然,这家伙这番话一出,那王队以及一群护卫队瞬间朝着陈逍几人看了过来,那首领更是眯着眼睛道:“他说的是否属实?”

这句话说完,甚至不等陈逍等人反驳,便猛然挥手喝道:“部带回去,敢在洛风城内动手杀人,你们是找死!”

此话一出,一群守卫瞬间朝着陈逍等人汹涌而至!

场面,眼看一触即发!

莫秋等人脸色更加难看起来。

此刻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,那几个拦路的无赖显然是认识这些守卫的,甚至搞不好还是官匪勾结在一块的,那些人显然是想直接将他们先拿下带回去再说!

至于带回去还能不能活着出来?

这显然是不可能了!

光是他们敢在洛风城内动手杀人这一条,便足以将他们处死了!

尽管神色难看,但一群人倒也没有太过惊慌,要知道,陈逍可是神帝境的修为,莫秋同样也是神王境的修为,想要从这群人中冲杀出去还是很简单的,但,后果也是极其麻烦的!

另一种视觉的床上展示

这些城主背后都是有各自的神帝靠山的,这些城池也都是那些神帝的领地,这些城主不过是那些人分发下来统管领地的人罢了,若是得罪了这些家伙,便等于得罪了那背后的神帝,这是莫秋等人不太想做的事情。

可若是真的被逼到极点,那就怪不得他们翻脸了,哪怕真的得罪了对方,也总好过在此地束手就擒!

伴随着哗啦啦的脚步声,这群人已经靠近了陈逍等人,眼看着就要动手拿人了。

那幸存的六人脸上也露出冷笑神色,他们敢在此地动手,肯定多少是有一些后手准备的,若是真的一点靠山都没有,岂敢得罪神王?

现在,这群家伙即便有神王境又如何?敢动手杀这些城主府的人?

找死还差不多!

现在他们除了束手就擒一途,已经别无选择了!

唯一可惜的是,那株云金藤显然跟他们没有关系了,必定会被这守卫队长给拿走了!

就在他们这样认为的时候,前方的陈逍却是寒声道:“滚!”

此话一出,现场众人顿时神色一变,那位队长变是脸色一寒,就要立即呵斥。

然,下一刻,却是猛然神色大变!

因为,陈逍已经瞬间出现在他面前,他甚至连反抗都来不及便被陈逍一把掐住了脖子!

队长的双眼瞪大,满脸惊恐的看着陈逍,嘴巴张开,双手不断的挣扎,却根本无法挣脱陈逍的大手,这让队长脸上惊恐之色越发浓重。

但,陈逍却根本就没有多看,也没有多说的意思,手中法力猛然吞吐,瞬间便将这家伙的脖子给扭断了。

随即,好似丢垃圾一般将人给丢到了地上!

直到此刻,周围的众人才反应过来,瞬间发出一连串的惊呼,同时一个个连忙后撤,生怕被陈逍给牵连了。

看着地上那守卫队长的尸体,一群人在心中狂呼:要出事了,要出大事了!

护卫队的人被杀了,此地的城主怎么可能善罢甘休?

然而,还不等这些人继续多想,一股极其强横的气息却是猛然自陈逍体内释放而出,瞬间席卷四周,将周围所有人都给笼罩在这股气势之下!

这下子,一群人更是满脸惊恐,甚至一些修为低弱的人更是神色苍白,身子都开始颤颤惊惊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支撑不住倒下。

“神帝?”

“神帝境?”

“竟然是神帝境的前辈!”

……

惊呼声,可谓是此起彼伏!

在这一刻,这群人终于明白了陈逍为何胆敢在此地动手,又为何胆敢斩杀护卫队的人了!

因为,陈逍是神帝!

神帝,已经有了无视此地法规则的资本了!

对面,那六个无赖脸色瞬间煞白一片,其中一人更是吓得直接栽倒在地上,满脸的神色惊恐,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,陈逍竟然是神帝!

神帝!

哪怕放眼整座仙域,那也是顶尖的绝世大能了!

他们,竟然有眼无珠的去得罪了一位神帝?

而且,还妄图去威胁敲诈一位神帝?

在这一刻,他们肝都开始颤了!

不仅仅是他们,四周看热闹的那群人肝也都颤了!

他们,竟然活的不耐烦了跑过来看一位神帝的热闹?!

若是这位神帝恼羞成怒……

他们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,不少人甚至转身便走,哪里还敢继续看热闹了。

若是陈逍真的恼羞成怒将他们给杀了,恐怕连个给他们说理的人都没有!字更¥新速¥度最ap駃=0

而在这一刻,真正肝颤的人,是那群守卫!

见到队长被陈逍瞬间捏死,那群人直接就懵了。

这都多少年了,谁敢对他们动手?

可是现在,有人敢!

正当他们打算发出警报找人过来帮忙的时候,陈逍展现修为了!

神帝!

这可是比城主大人还要高出一大截的恐怖存在啊!

哪怕是城主大人过来了,恐怕也得赔笑脸吧?

可是,刚才他们竟然帮助那群无赖敲诈这位神帝?

一位神帝,会去偷一位天神境武者的东西?

别开玩笑了!

哪怕真的有那个闲情雅致偷着玩,也不会让你这么一个小小的天神给发现了!

如此说来,定然是对面那六个家伙在说谎了!

偏偏,他们还在助纣为虐!

此刻,哪怕陈逍将他们给宰了,相信城主大人过来了也不敢多说一个不字!

在这一刻,他们是真正的后悔了!

好好的,干嘛要跑过来趟这趟浑水?

这不是自己找死吗!

现在完蛋了!

各种心思,在人群中不断蔓延,除了陈逍这边的几人之外,其余人都心思各异,更多的还是惧怕!